米乐m6官网下载:价值医疗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4-04-23 03:19:01

  Meni Styliadou是武田制药数据科学研究所健康数据伙伴关系副总裁,也是健康成果观察所的创始人和联合负责人。Meni Styliadou认为,价值医疗是要通过经济可持续的方式,为患者提供最佳的健康结果。

  同时,她也加入了纽约特种外科医院首席价值医疗官员Catherine MacLean的团队。受达沃斯的有声播客邀请,Meni Styliadou和Catherine MacLean围绕“价值医疗”这一热点话题分享了自己的观点,并就加速全球价值医疗的发展提出了一些建议。

  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在达沃斯年会上成立了全球医疗保健价值联盟。这一全球平台致力于帮助人们就价值医疗体系的转型分享经验,并付诸于实践。

  Catherine MacLean认为,我们第一步要理解“价值医疗”里的“价值”是啥意思。回顾每天的人生,给车加油、购买生活用品等等,人们每天都在基于事物的价值做决定。我们在医疗保健领域也应该这样以“价值”为导向。

  然而,购买医疗服务的患者很难理解不同医院、医生等医疗服务提供者之间的质量差异。因此,这些医疗服务提供单位都应该披露相关的成本信息,促进医疗费用透明化,从而便于患者基于价值作出恰当的医疗选择。目前,我们很开心地看到,美国已经出台了相关的法律,帮助患者基于价值选择医疗服务。

  在评判医疗服务的价值时,我们的关注重点应该是健康是否有在长期内得到一定的改善,而非仅仅考虑某次特定医疗干预的单个费用。比如,咱们不可以仅考虑做一次手术多少钱,而要考虑为了尽最大可能避免术后再入院,整个治疗过程中选择怎么样的医疗服务更划算。我们目前的研究结果证明,随着医疗服务的品质的变化,医疗服务的成本上下浮动的差异或许高达4万美元。这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医疗服务的质量实则与成本密切相关。

  Meni Styliadou认为,如果真的能成功建立价值医疗体系,患者就不会怀疑医生是否会为了获得更大的经济利益,而让自己平白多花钱接受不必要的医疗服务。

  各国目前对于医疗服务和报酬都有各自的体系,但无论体系为何,这两者之间的矛盾似乎都难以调和。在美国及部分欧洲国家中,医疗“按服务收费”的模式十分普遍。其他几个国家的模式则多与英国的全民公费医疗保健体系十分类似。医生有固定的工资,不需要靠提供医疗服务才能获得薪资。然而,这种模式也会让患者怀疑,医疗服务的质量是不是能够得到保障。

  在一个以结果为导向的医疗系统当中,患者的满意度是被优先考虑的。也就是说,医疗保健提供者、医疗保健系统和患者的动机和目标应是协调一致的,因此,医疗系统也会优先围绕患者满意度设计相应的激励措施。

  根据经合组织的研究,在目前所有的医疗服务中,20%的钱都花在了不必要的地方。这其实严重影响了患者的治疗效果。例如,患者如果很难获得他们真正需要的医疗服务。如果有并发症,又要重新回到医院,这也是一笔新的开销。而这些问题在价值医疗系统都能得到很好的避免,医疗服务提供者也能够更有动力地全面考量病人的护理需求。

  Catherine MacLean表示,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Centers for Medicare & Medicaid Services,CMS)就是一个现实案例。它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一家独立机构,负责管理美国联邦政府提供的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计划,为美国公民提供健康保险和医疗服务。我们参与了一个由它发起的名为“关节置换综合护理”(CJR)的项目。项目制定了一项“以患者为中心”的规则,它把90天期限内的实际医疗成本与最初设定的目标价格进行比较。如果实际成本低于目标价格,医疗服务提供者将获得经济奖励,多余的钱将会被投入不同的项目之中。相反,如果实际成本超过目标价格,则医疗服务提供者将需要将多余的金额偿还给中心。通过这个项目,我们能够在提高患者满意度和治疗效果的同时有效降低医疗成本。

  Catherine MacLean认为,在目前的价值医疗体系中,其实依旧存在许多挑战。其中,因为在整个治疗过程中跟踪病人是有管理成本的,如何以付费的模式进行运转价值医疗仍有难度。

  目前的医疗系统有很细的权责分工,不同的医生都有自己的特长和治疗范围。然而,这也给患者看病增加了一些困难。如果建立了一个能够覆盖患者从问诊到手术全流程的系统,这一问题或许就能迎刃而解。比如说,医生通过查看数据,了解患者入院原因,可以为他在手术前就制定了一个完整的健康优化计划,有针对性地避免和控制风险。这种重视整体性的方法能够产生比较好的效果,但管理和运营如此大的项目也需要较高的成本。然而,目前我们还没有建立起付费的模式,价值医疗也就并未完全落实和推广。

  Meni Styliadou认为,价值医疗将给现有的医疗体系、医院运作方式和医务人员薪资带来巨大变化。通常情况下,在面对巨大的机会或危险时,唯有政府这一主体才会做出这样意义重大的决定。从目前的全球健康形势来看,老龄化不断加剧,医疗保健支出持续上升,或许已经是时候转向一种新的医疗系统了。危机四伏,我们需要前所未有的巨大创新,而价值医疗恰是对症良方。同时,Meni Styliadou指出,利用数字技术等创新手段也十分重要。例如,这些技术可以促进对患者治疗效果的监测。

  Catherine MacLean补充道,目前在全世界范围内,尤其是在欧洲,价值医疗都是热点议题。她认为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医疗保健价值联盟为促进价值医疗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

  Meni Styliadou指出,通常情况下,我们会认为向政府建言献策能够解决问题。但这个办法存在一个致命弱点,那就是患者在其中没有发言权,非常被动。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开始思考能否利用这些数字技术赋能患者,为他们提供双方都能够理解的标准化工具来衡量医疗服务的结果。

  Meni Styliadou强调,标准化这一关键词很重要。因为只有实现了标准化,人们才会愿意去使用,也才能在科学上有意义。如果我们给患者提供数字工具,让他们可以以标准化的方式评估医疗服务的效果,就在医患之间创造了一种共同的语言,使患者也能够理解自己的诊断报告。要做到这一点,就迫切地需要和医生们合作。三年前,我们与欧洲的一些顶级学术医院建立了一个联盟,并在联盟中将数字标准化工具付诸实践。目前已经取得了一些正面的成果,这些医院在与德国、奥地利、荷兰和西班牙的患者沟通时,都让患者基于标准化工具对医疗效果进行了自我评估,并将这一结果反馈给医生,大大便利了医患沟通。在德国,也有更多的医院对这种“以病人为中心”的交流方式感兴趣。由此可见,利用数字技术赋能医患沟通至关重要。恰当使用这样的标准化工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医患之间的对话和理解。

  以上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本文翻译自世界经济论坛 Agenda 博客,中文版本仅供参考。欢迎分享至朋友圈,申请转载请在本文下方留言。

  世界经济论坛是一个独立且中立的平台,旨在集合各方观点讨论全球、区域及行业性重要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