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乐m6官网下载:区域医疗健康的“大”数据与大数据
发布时间:2024-04-16 12:42:23

  在社会化企业层面虽然大数据有明确的应用目的,但数据量级、宽度、周期远远不足,大数据的场景化应用多为具象的点状应用(AI制药、AI营销等),价值应用有限,实际普及使用还有待深度挖掘。

  2012年至今,大数据(big data)经过10年时间,几乎遍布各行各业,并且逐渐发展成为社会生产和市场经济的核心要素,甚至慢慢的变成了重要的生产要素,随着大数据概念在各行业的落地,“大”数据的量级增长很快,但真正有明确目标应用的大数据的沉演却是屈指可数,尤其在数据体系标准化程度较低的行业和领域则就更是困难重重。

  2016年6月21日,随着《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和规范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的指导意见》由国务院办公厅发布,更是将健康医疗大数据的位置推到了新的高度,2019年新冠疫情的背景下,可以说任何一个人都对大数据有了更为深刻的体会和认识,更多地方卫生机构和企业把目光聚焦到了医疗健康大数据领域。在人口基数庞大、各领域产业数字化快速地发展的今天,大数据的发展更是具得天独厚的形成条件,而随着数据市场的不断升温,数据生产端的规模效应,海量数据的应用几乎覆盖了我们的生产活动、商业活动、全民健康。

  我国在多个重点区域建立了大数据中心,并且已经沉淀了医疗健康领域级的海量数据,依据数据沉淀情况去看,已形成了规模化的“大”数据,数据量从TB到EB级。IDC分析全球数据总量到2025年将达到175ZB,金融服务、制造、医疗保健以及媒体娱乐等行业是数据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尤其在医疗保健领域数据量增长最快,赛迪 CCID 统计,我国大数据市场规模由 2019 年的 619.7 亿元增长至 2021 年的 863.1 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到 18.0%,根据安永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健康医疗大数据解决方案市场规模达105亿元,预计到2024年我国健康医疗大数据解决方案市场规模将增加至577亿元,2014-2019年复合增长率高达40.5%。医疗健康领域大数据可以说在整个市场占比举足轻重。

  伴随着中国医疗卫生服务的信息化进程推进和电子病历的广泛应用,有价值的医疗数据的增长非常迅猛,可供医生、研究者和患者使用的数据量不断地提升。但对于“大”数据的沉淀质量却是差强人意,在很多地区官方仅仅停留在“大”量存储的层面,还达不到数据资产建设的要求。目前,在医疗健康大数据政策的引导下,以人为中心的全周期的健康医疗信息大数据的基础初步形成,但对于满足具体场景需求大数据方面难度还是不小,其沉淀的宽度、深度还要进一步的扩展,还需要更加多的数据生产端的补充(生产端还包括:企事业单位、非公有制企业、甚至个人)。

  在社会化企业层面虽然大数据有明确的应用目的,但数据量级、宽度、周期远远不足,大数据的场景化应用多为具象的点状应用(AI制药、AI营销等),价值应用有限,实际普及使用还有待深度挖掘。大量数据如果仅为在生产端各自沉淀,所发挥的价值是很难充份释放和发挥,久而久之就会只是“大”数据。

  对于医疗健康大数据市场来说,沉淀“大”数据不是最终的目的,更重要的是使用和价值挖掘,医疗健康数据部分属于公共资源,部分属于个人拥有的数据资产和隐私,数据所有权不属于单体组织或企业,信息载体所形成的数据本身作只能作为样本,只有形成真正的大数据才是市场要素交易的条件,企业端更应该发力的点是大数据能力和大数据服务,而不是拥有这一些数据,在国家的政策约束下,合理规范的使用数据样本才能探索出更为普及和广泛的大数据应用。

  医疗健康数据分散在国家卫生体系的监管部门、公立医院、社会办医的个体组织、社会化健康管理企业、医药企业等组织下,更多组织都有不同维度下的档案数据、病种数据、病历数据、临床数据、处方数据、远程医疗影像数据、理化数据等等,但有些较为分散大数据,只有汇聚后使用价值方能更广泛,而如何去合理规范的应用大数据才是市场应该探索的方向,大数据要素交易市场也一定不是直接交易数据,更多的是交易数据服务、数据应用。

  社会面更大范围的医疗健康大数据应用体系建设,需要借助大数据市场创新的力量方能快速地发展。当下,数据要素市场由政府主导搭台,相信我们中国大数据市场一定能跑出“中国速度”。

  我们在探索中逐步形成了完整的医疗健康全周期数据服务体系,在按照国家大数据安全使用条例规范下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数据服务机制,建立了全面的区域级的医疗数据服务枢纽,最重要的包含:区域级医疗资源数据服务,区域级基本公共卫生数据服务,区域临床医疗数据服务、区域全周期全民信息数据服务等。